“綠色生態建筑”是什么?未來的城市是什么樣?

發布時間: 2017-08-03

“綠色生態建筑”?

你腦海里會閃現怎樣的關鍵詞呢?

低碳、節能、環保、可持續發展、生態平衡、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當然,它可能就是綠色的。

1501748824247122.jpg

究竟什么才是綠色生態建筑呢?


      1990年世界首個綠色建筑標準在英國發布?!奧躺ㄖ鋇畝ㄒ逯鸞ケ磺邐?,即在建筑的全壽命周期內,最大限度地節約資源(節能、節地、節水、節材),并?;せ肪臣跎儻廴?,為人們提供健康、適用和高效的使用空間,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建筑。
      199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上,綠色建筑逐漸成為發展方向。綠色生態建筑的出現標志著傳統的建筑設計擺脫了僅僅對建筑的美學、空間利用、形式結構、色彩結構等方面的考慮,逐漸地走向從生態的角度來看待建筑,這意味著建筑不僅被作為非生命元素來看待,而更被視為生態循環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

1501749036647924.jpg

1501749036565586.jpg

這些是你們心中的“綠色城市”嗎?


       隨后,1993年美國創建綠色建筑協會;1996年香港地區推出自己的標準;1999年臺灣地區推出自己的標準;2000年加拿大推出綠色建筑標準;2004年,中國啟動 “全國綠色建筑創新獎”。

  至今,“綠色建筑”及相關話題已被普及并被提倡、運用。除了建筑領域的從業者關注它外,更多的市民大眾也意識到,“綠色建筑”與自身居住的城市有著緊密相連的關系。建筑師是城市的設計者,而我們每一個人則是城市的?;ふ?。

1501749138958410.jpg

  2017年7月15日,一場關于“綠色建筑與城市未來”的思想聚會在成都遠洋太古里方所書店圓滿落幕。作為“新川杯”四川省第二屆綠色建筑·創意競賽系列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次主題為“New Green 城市新綠”的思想聚會主要探討綠色建筑與城市,涉及建筑、城市、生活方式等話題。

微信圖片_20170803153734.jpg

  本次思想聚會邀請到來自成都、香港、新加坡、倫敦的五位知名建筑師,包括香港建筑師馮國安先生、中國建筑西南設計研究院執行總建筑師劉藝先生、新川創新科技園景觀規劃負責人鄧佳女士、倫敦AA建筑聯盟學院建筑系主任斯圖爾特·多德(Stewart Dodd)先生及全球訪校(AAVS)導師呂銳先生。建筑師們除了帶來精彩的個人演講,還與三百多位觀眾互動討論,現場氣氛熱烈。


五位知名建筑師眼中的未來城市

1501749248389975.jpg

“環保要做減法,要減少空間浪費,提高空間使用率?!?/strong>

      來自香港的建筑師馮國安先生演講之初就拋出自己的觀點——環保要做減法,要減少空間浪費,提高空間使用率。由此他給我們展示了高效利用空間的典型代表城市——香港。

  從戶型緊湊、居住密度極高的唐樓,到房價夸張、空間浪費嚴重的私人住宅,再到人均生活空間僅有五六平米,廚房衛生間就在一起的公共房屋,馮國安讓大家看到香港居民最真實的居住空間和生活狀態。此外他提到為出獄人士改造甦屋的經歷,在狹小的隔間里,床位、書桌、椅子、衣柜一應俱全,還配套獨立衛生間。“通過高效合理地利用空間,讓人們哪怕住在極小的空間也能獲得生活的樂趣?!?/strong>

1501749459274054.png

“建筑應以重量作為衡量標準,而不是高度?!?/strong>

  劉藝曾設計了許多我們耳熟能詳的成都地標建筑,比如四川省圖書館、四川廣電中心等。他認為真正的綠色可能是看不見的,從政府到廠家,他們給出的綠色承諾,大部分是語焉不詳,沒有統一的語言和技術可以實施。普通人的習慣認知往往存在誤區。如何去統一并把評價建筑的標準引向綠色,是我們迫切需要考慮的事情。

1501749536216985.jpg

  關于綠色建筑的衡量,他提出:“建筑應以重量作為衡量標準,而不是高度?!貝詠ㄖ鎦什牧系難≡?、全生命周期的評估,到城市集聚度和總體環境效益考量,綠色的概念在微觀與宏觀層面都需要實踐中的智慧。而在對綠色建筑的概念認知這一點上,他與馮國安先生的觀點不謀而合,在分享中國西南設計研究院最新的辦公樓時他說到:“建筑應該是靈活性、可變化的,空間使用率高就是綠色建筑?!?/strong>

1501749628829999.jpg




“成都人是吃府南河水長大的,新川園區也有與我們生活相關的新川之水?!?/strong>

  新川創新科技園景觀規劃負責人鄧佳女士在主題為“未來街區與傳統溫度”的演講中提到漢堡、柏林、新加坡、芝加哥的綠色街區與老成都相遇的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已經在新川創新科技園被實踐。新川園區打造了一種“小街區”的生活模式。以“城市像素”為規劃理念,強調人性化、小尺度混合的功能分區,路網密度達到10km/km2,遠高于國內絕大部分城市,其中成都的平均路網密度是6.3km/km2。

1501749693635304.jpg

     作為土生土長的成都人,鄧佳表示,成都人是吃府南河水長大的,因此新川園區也把水做作為規劃中的一大要點。園區西邊有污水處理廠,通過管道的形式將處理后的水輸送到到4個濕地公園以及新川之心,再向園區外流去,實現了綠色的水系統循環。在鄧佳女士的描繪下,一個處處體現著“綠色”的新川園區躍然眼前,本次思想聚會主題“城市新綠”有了清晰的定義。

1501749733658975.jpg

“把可生長的建筑材料帶到我們眼前,讓我們發現另一種“綠色建筑”的可能性?!?/span>

  倫敦AA建筑聯盟學院建筑系主任斯圖爾特·多德(Stewart Dodd)先生以及全球訪校(AAVS)導師呂銳先生共同探討了“前沿建筑與綠色未來”。 

1501749871833967.jpg

  作為前沿的建筑學院,AA更愿意做破局者而不是基于現在標準下墨守陳規的設計人,呂銳提出:“做可以‘吃’的綠色建筑”,關于這個奇思妙想,他和斯圖爾特·多德和我們分享了在食物中尋找建筑創新靈感的Ants on a shrimp項目,把可生長的建筑材料帶到我們眼前,讓我們發現另一種“綠色建筑”的可能性。

  而斯圖爾特·多德關注的建筑議題也是十分多樣化,他的作品被發表于50多個不同國家的出版物。包括公共住房和環境友好設計等。關于成都,斯圖爾特·多德提起AAVS去年在成都做的一個項目——利用簡單的PVC管和木板,為成都居民搭建起一個有意思的公眾互動裝置。綠色不僅體現在建筑材料的創新上,舊材新用,其實也是“綠色”在生活方式上的體現。

1501749927592660.jpg

1501749927594159.jpg

  建筑師如何因地制宜地將綠色建筑技術措施與地方自然條件、人文特色相結合,在降低建筑能源消耗、減少環境影響的同時,又能滿足使用者舒適性需求,是他們面臨的一大課題。如今,“New Green 城市新綠”思想聚會的召開,不僅為建筑師們探討城市與建筑提供了一次良好的契機,也讓城市居民深刻感受到城市、建筑和人之間的聯系。

1501749993619771.jpg

1501749993697869.jpg

 除去一般意義上的栽花種草、屋頂綠化、園林景觀,綠色”是指生活方式及精神上的綠色,更是一種指導思想和技術手段的組合——建筑過程中如何避免對環境的破壞,如何充分利用環境自然資源,如何不去破壞基本生態平衡。


  分享到:
0